当前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 >> 首页 >> 无形书院·大学之道 >> 人文走读 >> 一路走来 >> 文章详细

20151206葛岭——寻访葛洪遗迹 重温道教历史(回顾)2上山途径两亭到抱朴道院
作者: 发表时间:16-05-28 点击率:915

 

 

2:上山途径两亭到抱朴道院

●穿过牌楼,途径两座亭子,到抱朴道院前:

 

可以细看和思考的内容:

 

拾阶而上,有一座亭子。(文献中说叫“上山第一亭”,没找到这四个字)

两边:神僊事業三生訣;江湖一望中横批:又入佳境。

神仙事业,就是指葛洪。江湖,钱塘江和西湖。一览无遗。

 

经过两座门廊。

两边:日似丹光出高嶺;鶴因梅樹往前山。(阮元)横批:寶勝境開。(宝石胜境打开?)

北宋初年著名诗人林逋,隐居西湖孤山(就在葛岭边上),终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养鹤,自谓 “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死后宋仁宗赐谥“和靖先生”。

 

 

再往上,又有一座单亭子。石柱上有六副楹联:

迎面的一副:有幾兩阮公當著;作一半白傅勾留。

阮公,阮孚,魏晋名士,阮籍的侄儿阮咸的儿子。几两就是几双。典故“未知一生当著几量屐”(不知一辈子穿得了几双?参《晋书·阮孚传》、《世说新语》[1])。“佳处径须携杖去,能消几緉平生屐”( 辛弃疾 《满江红·江行和杨济翁韵》)

木屐,是一种木底的鞋子,过去用来登山(宋以后用作雨鞋)。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底下有两个齿,“应怜屐齿印苍苔”(叶绍翁《游园不值》)

白傅,白居易,晚年曾当太子少傅。《春题湖上》:“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白居易不愿离开杭州回京,有一半因素是舍不得西湖的美景)勾留,逗留。

或许可以连起来理解:穿上登山的木屐,在西湖的美景中逗留。一辈子能有多少这样的惬意时光啊!(因为阮公、白傅,都有留恋的意味)

这一辈子能穿得了几双心爱的木屐啊,这一辈子能有多少在西湖美景中流连忘返的日子啊。

 

中间的四副:

孤隱對邀林處士半閑坐論宋平章

林处士,林逋(林和靖),他在孤山隐居,所以是孤隐。孤隐,还有独自隐居的意思。

宋平章,南宋权臣贾似道(平章是官名),他在葛岭建别墅,半闲堂、红梅阁。半闲就半闲堂,还有“偷得浮生半日闲”(李涉《题鹤林寺壁》)

臺上露擒掌白;塔西雨過頭青。

汉武帝为求仙,在建章宫神明台上造铜仙人,捧铜盘玉杯承接天上的仙露,后称承露金人为仙掌。

“塔”指 保椒塔。相传佛发为青色,故以“佛头青”比喻青黛色的山峦。

 

藍橋咫尺神仙路;丹訣流傳道士家。

神仙路、道士家。

江痕斜界東西浙;山色都收裡外湖。

明月倒涵魚港棹;曉霜背聽鳳林鐘。



[1]   阮孚是西晋名士阮籍的侄孙。晋元帝时,他做过安东参军、丞相从事中郎等职。他不修边幅,留着一头蓬松的头发,纵情饮酒,甚至常常因饮酒而耽误公事,但元帝知道他好酒,便也没怎么处罚他。
  阮孚有个好朋友名叫祖约。两人都长得英俊倜傥,才学也差不多。祖约家中很有钱,祖约爱财成癖;而阮孚却癖好木屐,并且常常亲自动手制作。两人各有癖好,一个为钱财所累,一个为木屐所累,人们也无法判别他们的高下。
  有人去见祖约,只见祖约正在检视自己的金钱,一五一十地数得正起劲,见客人来,掩藏不及,就把还未来得及藏起来的两小篮钱物藏在背后,他的身体后倾,用以掩饰。接待客人时也心不在焉,想着有多少钱物未点数。
  而有人去见阮孚,只见阮孚正在亲自给木屐上蜡,并叹息着对客人说:唉!不知道我一生能收藏多少双木屐!阮孚叹息时的神情十分悠闲舒畅,毫无做作之嫌。
  这两件事传开后,人们就很容易判别他俩了。
  后来,阮孚蜡屐这一典故,用来形容对某一件事物或某一种行为有着特别的癖好。 

《世说新语》中卷上《雅量》
  祖士少好财,阮遥集好屐,并恒自经营,同是一累,而未判其得失。人有诣祖,见料视财物。客至,屏当未尽,余两小簏箸背后,倾身障之,意未能平。或有诣阮,见自吹火蜡屐,因叹曰:“未知一生当箸几量屐?”神色闲畅。于是胜负始分。

《晋书》卷四十九〈阮籍列传·(瞻弟)阮孚〉
  初,祖约性好财,孚性好屐,同是累而未判其得失。有诣约,见正料财物,客至,屏当不尽,余两小簏,以著背后,倾身障之,意未能平。或有诣阮,正见自蜡屐,因自叹曰:「未知一生当著几量屐!」神色甚闲畅。于是胜负始分。

 

 

 

 

新浪微博(杨海锋_从内圣到外王);生生学堂儿童经典诵读QQ群(78196204);无形书院微信公众平台(cnsdww);
微信号(yhfyanghaifeng);电子邮箱(younghf@163.com)

版权所有:©生生学堂     浙ICP备1300726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