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 >> 首页 >> 无形书院·大学之道 >> 人文走读 >> 一路走来 >> 文章详细

20151206葛岭——寻访葛洪遗迹 重温道教历史(回顾)3抱朴道院周围
作者: 发表时间:16-05-09 点击率:1121

 

3:抱朴道院周围

 

流丹千古四个字的上面是抱朴道院院墙,蜿蜒起伏,宛若一条游动的黄龙,因此有“龙墙”之称。

这是抱朴道院边上保存较好的宋代园林假山遗址

假山上有刻字:

渥丹室”——“渥丹”是什么意思?当时徐家辉同学就接上说,“渥wò然丹者为槁木,黟yī然黑者为星星”(出自欧阳修的《秋声赋》)。回来一查,渥丹是指润泽光艳的朱砂,多形容红润的面色。出自《诗·秦风·终南》:“颜如渥丹,其君也哉!”

鼎炉”——炼丹用的鼎和炉。当时阳飞同学说,这字肯定是今人写上去的,“炉”字还是简体!

照片上的“枕漱亭”石刻以及那口饮水井,我当时没看到,可能不在我们走过的路边。

枕漱”的出处:《世说新语·排调》。孙子荆年少时欲隐,语王武子“当枕石漱流”,误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孙楚想要隐退山水之间,就告诉王济说自己将“枕石漱流”,但在表达时误说成“漱石枕流”。王济听后,问:“水流可以枕着、石头可以用来漱口吗?”。孙楚解释说:“我之所以枕流水是想要洗干净自己的耳朵,之所以漱石头是想要磨练自己的牙齿。”用“漱石枕流”却更好地表达了自己不随流俗的意志。<许由洗耳>)

书写人是张载阳(1873-1945)。关于张载阳,参《都市快报》20141102《春日载阳鸣仓庚 》()(

左边是:父母者,有形之天地也;天地者,无形之父母也。书于民国戊午年(1918年)。

门口的鼎炉。

门上的铜牌上——院内有:大殿、慈航殿、太岁殿、广灵殿、三清殿、财神殿、救苦殿(实际并没有那么多殿,有些殿试合在一起的)。

原先在道院门口有一块重建葛仙庵碑,这次去的时候没见着,问道院里的人,说在道院里,已经风化残破,因匆忙没有回去找。

抱朴道院现在的门票(5元),右侧为网上看到的过去的门票(那时是五角,无论封面的图案还是背后的地图,都挺有古韵)。

香花券,本是是证明香客购买了香、花、水果等物品供奉菩萨、神仙的一种凭证,现在逐渐演变为了寺院门票的代名词。

黄宇驰老师慷慨解囊,为同行的20多人买了门票^_^

~~~~~~~~~~~~~~~~~~~~~~~~~~~~~~~~~~~~~~~~~~~~~~~~~~~~~~~~~~~~~~

后山的遗址:

炼丹古井

 

可以细看和思考的内容:

炼丹是迷信吗?

参荣格关于炼金术炼丹术的观点。

摘自《荣格论炼丹术──个体化与九转丹成》PDF(网页版


荣格对「无意识」此概念最基本的规定是:它不是设准,它具有强烈的动能,它是人的「本质」的核心因素。学者如果不了解它,甚或不能正视它,那麼,它就会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迸发出来,造成学者与深层自我的异化。反过来说,学者如果能够正视它,与它和好,吸纳之,转化之,那麼,人格的基盘会扩大。总而言之,无意识不是可以任人摆布的,它有自己沛然莫之能御的能量,这种能量表现的方式即是种「投射」(projection)

投射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它常常是不自觉的,但也可以是自觉的。大体说来,荣格认为前近代的人在内外,主客之间的分别较不清晰,因此,他们的无意识的内涵遂很容易往外流溢因为「内」,「外」的界限并不清楚,所以身心内外的关系就渐渐混同了。炼丹师在古代是知识较卓越的一群人,他们有很强的心理动机,想要探究宇宙或物质的秘密,但因他们对无意识的构造仍不清楚,所以他们不知道他们处理的对象正是他们身心内在的主人翁。荣格说道:

在那样的时代,炼丹师的精神仍紧紧抓住物质的问题不放。因为当他们探讨意识问题时,面对的仍是无知的一片黝黑世界。原本属於心灵的形形色色之物象与律则,当时仍被视为物质里面的东西。任何无知与虚空之处,因此填满了心灵的投射物,彷佛探究者自己的心灵背景遂反映於黑暗中。他在黑暗中所见者或者自认为自己所见者,基本上是他自己的无意识投射所致。换言之,当他与物质相会时,其事之特徵与其心灵之意义,浑然未分。古代的炼丹术在这点上尤其明显,因为当时的经验科学与神圣哲学并未分家。


由於原本心灵的东西流到物质上去了,因此,物质的东西遂也有了心灵的内涵。「从那里流到那里」,这是我们的解释,严格说来,「初民」的内外,主客,因果既然与我们现代的解释不一样,我们就很难用时间历程,因果历程的概念去规定它。因为在「初民」或炼丹师看来,主客内外的诸多现象其实只是同一种性质的展现,它们混合一起,神秘参化。不是从「内」流到「外」,也不是由「主」往「客」流,而是在一种同质的场所里,带有能量的精神内涵自动而不自觉的到处流动。

荣格「投射」的概念无疑地牵涉到所谓的「原始心态」,「初民心态」的问题。自从李维布尔提出「神秘参与」的「原始思维」假说以后,此问题遂变为人类学,心理学的重要议题,现在相信「原始民族另有套思维法则,与现代人不同」的学者已越来越少,据说:连李维布尔本人后来也放弃了「神秘参与」,「原始思维」这些恶名昭著的假说。荣格不相信「另套思维」的遁辞,亦即他不相信「初民」的头脑蕴含某种与我们现代人大不相同的逻辑构造,但他相信「神秘参与」这样的假说。荣格认为「神秘参与」其实是「无意识投射」的另一种讲法,这样的参与律则遍布於每个人的身心构造之内。只因现代人或认识自我较深的人,他或许可以将投射出去的无意识的内涵再内在化,甚或自己内观化(introjection),因此,他可以和无意识结盟,成为共同体。要不然,他就是彻底的「理性化」了,他认为理智是人类精神的唯一内涵,他的理智活动很容易将想往外投射的无意识内涵压抑下去。相反的,初民或炼丹师则有较强的无意识构造,它不受理智,功利的压抑太甚,所以它可以随著感官知觉的展现,自然的灌注到物象之中,或对象之中,物象或对象因此皆「著我之色彩」。荣格引用Evola的解释如下:

前近代的文化中,人的精神有种构造:它每次的物性知觉同时即具有心灵的内涵,此内涵使前者活化(animate),它在物质的意象上增添了「意义」,同时也增添了独特的情念基调。因此,古代的物理学同时是神学,同时又是超越的心理学。来自於形上学本质的明光理性穿透了躯体感官显现之物质。自然科学同时是精神科学
,各种象徵的多重意义绾合而成惟一的知识,只是它具有各种不同的面相。

炼丹术同时俱足物质的与精神的面相,这样的夹杂很令人头痛,因为它违反了知识的范畴,跨越了分类的边界,甚至是「我们的逻辑所穿透不过。」但我们如果能够将「心灵」的范围扩大来看,它包含具有思考能力的意识层与具有投射能量的无意识层,那麼,我们即可理解:心物分别,主客分别,这固然是「真实」的一部分;但「主客不分」,「心物不分」,这一样也有另一种意义的「真实」。这个真实就是初民,炼丹师所看到的,也是「前科学」或所谓「伪科学」的炼丹术,占星术所探究的。只因后者使用的「仪器」要包含仪式,象徵,符号等等,因此,「现代人」看来,遂不免觉得诡异,觉得「不合逻辑」。

荣格在论炼丹术的三本大作里,因为重点一直放在如何理解「炼丹术的心理面」,「物质的精神面」,所以引进了「投射」,「神秘参与」的概念。藉著这些概念,「物质」的「精神」属性是怎麼来的此事我们可以理解。但「物质精神化」的正当性该如何解释我们却又茫然不解。因为我们如果接受了荣格的论点,我们只能说:我们了解炼丹师这些古怪的物质概念是怎麼产生的这些离奇的想法已经不再匪夷所思。但他们的表达方式是「过去式」的,它是「初民」思维模式下的产物,我们可以理解它,可是我们不需要将它合理化。「物质的精神化」这个问题其实影响甚为深远,荣格还有话说。如果们根据他晚年发展出来的「同时性原理」,我们知道他后来扮演的角色已不再是精神分析工作者,而是一位解释宇宙根本原理的哲学家,他接触到精神本性的问题,世界本性的问题。依据他对无意识的更深层探索,他认为「集体无意识」底层是「心如」(psychoid),「集体无意识」是个限制性的概念,它是人类意识之光扫射不到的禁区,而「心如」还比「集体无意识」的其他层面深邃,它更是限制中的限制,其性质更难了解。但由各种徵象显示:它是超越心物二分之上的,时空结构对它已不再适用。如果炼丹术真正处理的是宇宙的奥秘,它谈的都是「耶稣的象徵」,「灵魂的升华」,「原初物质之变迁」等等庄严的主题,那麼,炼丹师使用「物质」的意象表示这个限制性的概念,其效果与我们当今用一些抽象性的心理学语汇加以形容,其有效性恐怕没有什麼差别。一心一物,皆落两边,说即不中。

荣格指出炼丹术最基本的运作规律:「无意识的投射过程」与「物质的活化」以后,我们可以理解:炼丹术最强调的「原始物质」(Prima Materia)实即「集体无意识」的物质性改写。我们都知道集体无意识在神话上,在象徵上,在图像学上,皆有各式各样的表达方式,「原始物质」的概念亦然。它的象徵可以是浑沌,水火,咬尾之龙,原始巨树,雌雄同体之人,哲人宝石等等。炼丹师不是不知道他们的语言非常含糊,但他们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处理的主题距离日常的意识太远。不但旁观者不清楚,即使他们自己也懵懵懂懂。「丹」就像捉摸不定的Mercurius一样,它有多方面的面相,所以炼丹师不得不使用「扩充法」(method of amplification),辗转引伸,从各种角度丰富主题的意义。但不管其名为水,为火,为龙,为蛇,我们知道它的基本指涉是:个体无限的集体无意识。人格的发展是:学者当先从无意识中醒来,与之和好,最后再得到圆满的综合。炼丹的目标也很清楚:如何转化原始物质,使其中的精灵活跃起来,再经由物质的变迁,两方熔合,最后点石成金

如果说「原始物质」是浑沌之质包含两端,尚未分化的话,那麼炼丹术最终的目标则是在提炼物质,转石成金之后,更高度的综合业已分化的两端,以成就更高级的圆满,这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神秘契合」。「神秘契合」有多种的面貌,它可以是连理树,太极,曼荼罗,耶稣,国王与王后,亚当与夏娃,砂画等等,它也是浑融之圆。但它和原初的物质不一样之处,乃在原始阶段的浑合是未分化的,摊展而出诸种无意识的因素并未。「神秘契合」却是炼丹术此一「术」的完成,它统合了各种无意识的成分,方圆并融,转俗成圣。准上所说,我们知道:炼丹术的整个历程就是人格的个体化历程的另一种翻译,两者同样强调由最原始的成分(集体无意识,原始物质)如何发展到一切对立之融合。

炼丹术原本是密术,中西皆是如此。炼丹术的术语令人头痛,对异文化的人尤其明显。荣格精熟炼丹术著作,但他强调的是炼丹术思想的「心理学」意义。简言之,炼丹与个体化的过程是相对应的。我们可以说炼丹术的语言有表里两层,表层语言与底层语言乃是一体的两面。炼丹师在炼丹的过程中,他同时看到了物性的变化,也看到了物性的变化凝聚的灵魂状态之变化。炼丹师从事的「大业」太艰钜了,依据荣格的理解,整个西方从诺斯替教以后,无意识的领域几乎成了禁区,没有人敢踏入。惟一的例外是炼丹师,他们使用奇特的语言,一点一滴,曲折演译出人的本质的奥秘。荣格在《神秘契合》这本煌煌巨著的终卷处,以感激的口吻赞美这些前近代的灵魂探险家道:

虽然以往的炼丹师所说的语言不同,他们也未充分展现出炼丹象徵的全幅图像,但整个炼丹的程序所说的其实是每个人的个体化的历程。
我们如要详细描述每一个案的个体化过程,这是相当艰难的。就我自己经验所及,我从来没有发现一件完美的案例,它可以涵盖所有的面相。但对我说来,炼丹术确实相当重要,不可或缺,它提供的材料使我大有用武之地,至少它的主要部分有助於我描述其间的个体化历程。


 

 

新浪微博(杨海锋_从内圣到外王);生生学堂儿童经典诵读QQ群(78196204);无形书院微信公众平台(cnsdww);
微信号(yhfyanghaifeng);电子邮箱(younghf@163.com)

版权所有:©生生学堂     浙ICP备1300726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187号